<address id="xvt7t"></address><listing id="xvt7t"><span id="xvt7t"></span></listing>
<track id="xvt7t"><strike id="xvt7t"></strike></track>

<pre id="xvt7t"><track id="xvt7t"><ol id="xvt7t"></ol></track></pre>

<meter id="xvt7t"></meter>
<noframes id="xvt7t"><pre id="xvt7t"></pre>

      <listing id="xvt7t"><strike id="xvt7t"></strike></listing>

      <track id="xvt7t"></track>

      <address id="xvt7t"></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態 > 要聞播報 >

        不負青山不負人——2022年自然資源工作系列述評之生態保護篇

        時間:2023-01-10 13:30 | 來源:自然資源報 | 作者:李倩 | 點擊:

          歲末年初,兩則信息廣為傳播——

          一則“冰冷”——永定河流經的山西、河北、天津等區域再現冰雪一線之景象,全線通水與河道結冰相銜接,這是華北地區河湖生態保護修復成效的又一次見證。

          一則“溫暖”——中國“山水工程”獲評首批十大“世界生態恢復十年旗艦項目”,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評價這是“全世界最有希望、最具雄心、最鼓舞人心的大尺度生態修復范例之一”。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內在要求。”

          綠色成為發展底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成為普遍實踐,這正是中國式現代化畫卷最動人之處。當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山水林田湖草沙生命共同體的理念落地生根,我們不僅譜寫著美麗中國建設的新篇章,也為解決全球共同面臨的生態問題提供了更多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力量。

          數字里的生態保護:見證生態文明建設歷史性、轉折性、全局性變化的“自然之功”

          “時代是出卷人,我們是答卷人,人民是閱卷人。”站在歷史和全局的戰略高度,承擔國家賦予的生態文明建設主力軍重任,自然資源部門不負重托、不辱使命,交出了一份份實實在在的成績單——

          超過30%的陸域國土面積被劃入生態保護紅線,覆蓋了生物多樣性維護、水源涵養等生態功能極重要區域,水土流失、沙漠化等生態極脆弱區域以及自然保護地。90%以上的重要生態系統類型得到了保護,夯實了國家生態安全格局根基。

          在青藏高原生態屏障區、黃河重點生態區、長江重點生態區,東北森林帶、北方防沙帶、南方丘陵山地帶、海岸帶的“三區四帶”,44個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保護修復工程完成修復治理面積350多萬公頃。在礦產資源集中分布區,特別是京津冀、長江經濟帶、黃河流域等國家區域重大戰略地區,開展生態保護修復,“十三五”時期全國修復歷史遺留廢棄礦山400萬畝。

          在藍色國土上,實施“藍色海灣”整治行動、海岸帶保護修復、紅樹林保護修復、渤海綜合治理攻堅戰等海洋生態保護修復重點工程,整治修復海岸線1500公里、濱海濕地3萬公頃。

          大規模開展國土綠化行動,森林覆蓋率增長到24.02%,森林總面積34.60億畝、居世界第五位,中國為全球貢獻了近十年來四分之一的新增森林面積。濕地面積達5635萬公頃,居世界第四位。林草總碳儲量達到114.43億噸,位居世界前列。

          設立三江源、大熊貓、東北虎豹、海南熱帶雨林、武夷山首批5個國家公園,在北京設立了國家植物園,在廣州設立了華南國家植物園。74%的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物種、65%的高等植物群落得到有效保護。

          防沙治沙2.82億畝,荒漠化土地、沙化土地、石漠化土地面積分別減少7500萬畝、6488萬畝和7895萬畝,可治理沙化土地治理率達到53%,荒漠生態治理成為國際標桿。

          數字無形,但每個數字都是自然資源部門踐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走過的堅實足跡;數字無聲,但祖國更藍的天、更綠的山、更清的水都在生動講述自然資源部門的擔當作為、善作善成。

          系統觀里的生態保護:回應推進自然資源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時代之考”

          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必須堅持系統觀念。只有用普遍聯系的、全面系統的、發展變化的觀點觀察事物,才能把握事物發展規律。

          生態治理是一個系統工程,系統思維是生態保護的關鍵之策。自然資源部門強化大生態意識,將系統觀作為基礎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全面統籌、系統集成自然資源管理各要素和各環節,全鏈條、全方位、全過程貫徹生態保護理念。

          夯實治理基礎,固根本,利長遠——

          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以更具準確性、現勢性的自然資源底數,支撐生態保護修復科學決策部署。近年來,自然資源部加快構建自然資源統一調查監測評價制度,在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成果基礎上,組織開展年度國土變更調查,推進森林、草原、濕地、地下水等自然資源專項調查,做實自然資源“一套底數”。開展自然資源監測,在做好地類變化監測的基礎上,深化對特定專題和重點領域的專題監測和重點監測。強化數據分析評價,建設自然資源三維立體時空數據庫,加強調查監測成果共享應用,不斷夯實生態修復工作的數據基礎。

          明晰產權,山山水水都有“主兒”,讓生態保護告別“公地效應”。自然資源部門建立自然資源統一確權登記制度框架,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等重點區域已經首批完成登簿,上海崇明東灘國際重要濕地、國家重點林區等重點區域自然資源確權登記穩步推進。

          加強源頭治理,突出規劃引領、用途管制、科學布局——

          在全國國土空間規劃綱要中統籌劃定生態保護紅線,鞏固國家“三區四帶”生態安全屏障格局。劃定生態保護紅線的同時,出臺生態保護紅線管控制度,明確允許有限人為活動管控、國家重大項目占用審批等規則。完善生態空間用途管制制度,河湖岸線特殊管制、分區分類用途管制、規劃許可等被寫入《長江保護法》等法律。開展自然保護地整合優化工作,隨著自然生態系統最重要、自然景觀最獨特、自然遺產最精華、生物多樣性最富集的具有國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態系統區域被劃建為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地體系初步建立。

          早在中央深改委第十三次會議便提出,推進生態保護和修復工作,要堅持新發展理念,統籌山水林田湖草一體化保護和修復,科學布局全國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從自然生態系統演替規律和內在機理出發,統籌兼顧、整體實施,著力提高生態系統自我修復能力,增強生態系統穩定性,促進自然生態系統質量的整體改善和生態產品供給能力的全面增強。

          規劃是龍頭,自然資源部門念茲在茲。2020年發布的《全國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總體規劃(2021-2035年)》(以下簡稱《雙重規劃》),明確了“三區四帶”為主體的國家生態安全屏障體系,統籌布局了9個重大工程、47項重點任務。這是黨的十九大后生態保護和修復領域第一個綜合性規劃,隨后相關重大工程被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和《“十四五”自然資源保護和利用規劃》。

          黨的二十大為生態保護修復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報告要求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提升生態系統多樣性、穩定性、持續性,以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保護紅線、自然保護地等為重點,加快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

          2022年,《雙重規劃》配套專項建設規劃陸續出臺,19個省級國土空間生態修復規劃次第發布。至此,以《雙重規劃》及其配套專項規劃為核心的“國家規劃+重點區域、流域、海域專項規劃+專項行動計劃+地方規劃”國土空間生態修復規劃體系初步建立。

          實施系統治理,厚植“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體”理念——

          在“三區四帶”生態安全屏障區域關鍵生態節點部署實施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保護修復工程基礎上,2022年以來,自然資源部著手重點提升重大戰略區域生態安全保障能力,著力優化東南部人口密集、人與自然矛盾沖突較多的城市群、都市圈地區生態功能,鞏固中西部重要生態安全屏障作用。

          持續開展礦山生態修復,為大地“療傷”。近年來,自然資源部探索構建多元化投入礦山生態修復激勵機制,引導礦山生態修復與廢棄土地轉型利用相結合。完善技術標準規范,提升礦山生態修復科學化、規范化水平。強化考核評價“指揮棒”作用,將歷史遺留礦山生態修復情況納入地方黨政干部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資源枯竭城市轉型績效評價、自然資源節約集約示范縣創建等考核指標體系。

          陸海統籌、河海聯動,開展海洋生態修復。編制《紅樹林保護修復專項行動計劃(2020-2025年)》《海岸帶生態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建設規劃(2021-2035年)》《“十四五”海洋生態保護修復行動計劃》《全國濕地保護規劃(2022-2030年)》《互花米草防治專項行動計劃(2022-2025年)》。建立海洋生態保護修復市場機制,開展紅樹林碳匯項目開發,探索紅樹林生態產品價值實現途徑。

          全域土地綜合整治修復農村生態,賦能鄉村全面振興。這項工程堅持全域規劃、全要素整治、全產業鏈發展,以創新“土地整治+”模式釋放鄉村振興潛能,既為農村地區統籌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搭建了工程載體,又探索出一條以綠色發展推動鄉村振興的光明大道。

          堅持綜合治理,建立生態保護修復新機制——

          相繼出臺鼓勵和支持社會資本參與生態保護修復的系列政策,在規劃管控、產權激勵、資源利用、財稅支持、金融扶持等方面釋放政策紅利。統籌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制度改革,總結推廣多種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模式,確保生態保護修復的可持續推進。

          推動依法治理,織密生態保護修復“法治網”——

          加快國土空間開發保護法、國土空間規劃法、國家公園法以及土地、森林、草原、濕地、耕地、礦產等領域的法律法規制修訂。礦山生態修復被寫入《長江保護法》《黃河保護法》《青藏高原生態保護法》。積極配合推進《黑土地保護法》《濕地保護法》等法律的立法工作,為生態保護修復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

          依托科技治理,激發生態保護修復新動能——

          建設科技創新平臺,以國家戰略需求為導向,集聚力量進行生態保護修復原創性引領性科技攻關,不斷創設新方法、新技術、新模式。自然資源部成立多家工程技術創新中心,上海研發大都市郊野空間農林濕復合利用與生態功能協同增效技術,湖南摸索洞庭湖流域濕地修復生態技術與模式,云南自然生態系統碳匯工程技術創新成果被廣泛應用于碳匯調查、石漠化治理固碳增匯。

          參與全球治理,擴大生態“朋友圈”——

          講好中國故事、擴大中國影響。積極響應聯合國生態系統恢復十年計劃,不久前,我國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修復工程成功入選首批十大“世界生態恢復十年旗艦項目”。深入參與聯合國框架下的全球海洋與生態治理機制、聯合國海洋科學促進可持續發展十年行動。舉辦全球濱海論壇,搭建全球濱海生態保護與可持續發展國際合作平臺。

          大生態意識落地,生態保護修復工作實現四個轉變。自然生態系統保護修復向統籌三個空間整體保護修復、打造高品質國土空間轉變,單一生態要素治理向統籌自然地理單元的完整性、生態系統的綜合性、跨區域的協同性轉變,工程措施為主向自然恢復為主轉變,主要依靠財政投入向多元化投入機制、多主體參與治理模式轉變。

          統籌工作法落地,生態保護修復工作新格局基本建立。規劃統籌、政策統籌、工程統籌、技術統籌、機制統籌??國土空間生態修復制度體系、規劃體系、重大工程體系、標準規范體系、業務支撐體系搭建起保護修復工作的四梁八柱。

          系統觀落地,生態保護修復的變革效應、聚合效應、杠桿效應彰顯。當下,我國典型生態系統退化趨勢得到遏制,重要地區生態系統質量和功能不斷提升,生物多樣性保護全面加強,取得良好的生態、經濟、社會效益,中國逐步成為國際生態保護修復領域的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

          當系統思維成為底層思維、生態保護邏輯成為底層邏輯,生態保護工作的“自轉”帶動起自然資源管理整體工作的“公轉”,這正是邁向自然資源治理能力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關鍵一步。

          “山水工程”里的生態保護:彰顯“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體”的“中國之智”

          水墨長卷中,林深樹茂,山林相融,云煙掩映村舍??元代畫家黃公望在《富春山居圖》中,構建了綠水青山、天人合一的大美之象。“萬物各得其和而生,各得其養而成”,正如山水畫飽含著中國人對人與自然關系最為厚重的情思沉淀、對自然生態規律最為智慧的藝術凝結,“山水工程”創造、承載、傳播著同樣的理念與價值。

          “中國采取將所有生態系統視為‘生命共同體’的系統方法,不懈努力地恢復了數百萬公頃的土地。”正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贊譽,“山水工程”旨在改變以往生態保護修復活動大多針對單一目標或單一生態要素,缺乏整體性、系統性的局面,在“山水林田湖草沙是一個生命共同體”的理念下,實施生態系統整體保護、系統修復、綜合治理。特別是在大尺度上開展各類生態系統一體化保護和修復工程,促進自然生態系統質量的整體改善、生態產品供應能力的全面增強,實現可持續發展。

          “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讓我們借用山水畫的筆墨精髓,來審視“山水工程”蘊含的中國智慧:

          “骨”——以國土空間規劃體系為引領,科學布局。“山水工程”均布局在國土空間規劃及生態保護修復規劃等相關專項規劃確定的生態安全屏障關鍵節點,保障了工程布局的合理性和措施的針對性。自2016年起,中央財政年均投入約100億元專項資金。制定《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指南(試行)》等“1+N”標準體系,指導各地遵循自然生態系統演替規律和內在機理,提高生態保護修復的整體性、系統性、科學性和可操作性。

          “筋”——構建多主體、多學科、跨部門的協同機制。調動管理者、規劃設計者、相關領域專家、本地居民、社會組織等多方面主體,綜合運用不同領域的知識、本地經驗與傳統智慧,全過程參與項目設計與實施。江西贛州南方丘陵山區“山水工程”成立了“贛州市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中心”。山東泰山區域“山水工程”采用“政府+志愿者”模式,籌建“泰山愛鳥協會”,獲取了生態系統格局與質量、物種組成與分布等基礎數據。福建閩江流域“山水工程”采取“建研一體化”模式,為工程方案設計和建設提供技術支撐和科學指引。

          “肉”——注重區域內各類自然生態要素的整體保護、系統修復、綜合治理。“山水工程”統籌考慮自然地理單元的完整性、生態系統的關聯性、自然生態要素的綜合性,以區域或流域為單元統籌實施。工程規劃階段服務于區域(或流域)尺度的宏觀問題識別診斷、總體保護修復目標制定;工程設計階段主要服務于生態系統尺度下的各保護修復單元生態問題診斷和修復模式選擇;工程實施階段服務于場地尺度的子項目施工設計與實施。

          “力”——創新多元化投融資機制,動員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山水工程”創新采用土地政策激勵、金融工具挖潛、融合產業發展等多種創新投融資模式。浙江錢塘江源頭區域“山水工程”中建立千島湖水基金,采用針對水源保護的慈善信托+商業信托架構,投資生態產業,打造“千島清泉”品牌,引導村民從生態護水的行動中獲得經濟收益。江西贛州南方丘陵山區“山水工程”中,信豐縣通過給予土地經營權和財政資金支持,引入農夫山泉公司,對退化臍橙種植園進行生態修復,建成“中國贛南臍橙產業園”,帶動文旅產業發展。

          “意”——為本地居民創造替代生計,推動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生態修復的同時推進生態產業化、產業生態化,既解決當地居民長遠生計,又維持工程長期效果,實現保護與發展的“共贏”,這正是生態保護修復的根本意義所在。甘肅祁連山“山水工程”在限制居民放牧及采伐活動的同時,提供護林員、旅游向導等就業崗位,指導開展蘑菇、地耳等非木材林產品的種植,拓寬增收渠道。寧夏賀蘭山東麓“山水工程”發展葡萄酒和旅游產業,每年為當地居民提供就業崗位約12萬個,工資性收入約9億元。

          “氣”——兼具傳統生態智慧和國際先進理念的中西方結合“氣質”。“山水工程”鼓勵融合傳統智慧開展生態保護修復,浙江甌江源頭區域“山水工程”示范推廣當地歷史傳承的“稻魚共生”和“茭鴨共生”農業可持續利用系統。同時轉化吸收“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再野化、近自然、適應性管理等國際生態保護修復先進理念。

          打開中國地圖,從溫帶森林、灌叢、荒漠與半荒漠區,到沼澤、河流、湖泊、海岸帶,從礦山、農田到城市,“山水工程”既保護恢復了多種類型的自然生態系統,也保護修復了高強度的土地利用系統,減少了生態安全隱患,提升了生態系統質量,優化了國土空間格局。

          尤為引人矚目的是,“山水工程”有力促進了生物多樣性恢復。寧夏賀蘭山東麓“山水工程”實施后生境通道逐步接續聯通后,發現了已消失半個多世紀的雪豹等先鋒物種。貴州烏蒙山區“山水工程”實施后,威寧草海區域鳥類物種數量持續恢復,2022年在此越冬的旗艦物種黑頸鶴已達全球種群數量的近五分之一。湖北長江三峽地區“山水工程”促進長江珍稀瀕危水生物種數量恢復,建立了水中大熊貓——中華鱘自然保護區。

          河山重塑、家園重整、生活重建,“打開”山水工程,一幅幅現代版《富春山居圖》躍然入目、款款而出,中國帶給國人乃至全球的優質生態產品越來越多。中國氣派、中國風范、中國味道,“鋪展”山水工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鑄就的人類文明新形態“密鑰”呈現世人眼前,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中華傳統文化理念越發歷久彌新。

          “示范”里的生態保護:以“生態之窗”展現“中國之治”

          新時代標注新方位,新目標催生新打法。各地因時而進、因事而舉、因需而新,不斷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提供新選擇與新范本,以“生態之窗”展現“中國之治”。

          “兩山”理念誕生地在示范——

          浙江建成全國首個生態省,“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獲聯合國地球衛士獎,從“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到形成碳達峰碳中和體系架構,生態修復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持續加強,中華鳳頭燕鷗等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實現恢復性增長。通過創新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實施全國首部省級 GEP核算技術規范,浙江打通“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轉化通道,散落在山間的自然資源成了“明碼標價”的新寶貝,生態文明建設成為共同富裕新的增長點。

          首個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在示范——

          “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山區要畫好‘山水畫’,做好山水田文章。”在全國首個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福建省,武夷山成為首批國家公園,長汀經驗成為世界生態修復的典型,木蘭溪治理成為水害變水利、造福人民的范例。集體林權制度改革持續深入推進,率先探索生態公益林補償、林業碳匯交易、林長制等。系統推進閩江、九龍江等主要流域山水林田湖草沙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全省管轄國土面積的27.5%被劃為生態保護紅線。系統建設美麗城市、美麗鄉村、美麗河湖、美麗海灣、美麗園區,持續當好生態保護、綠色發展的“優等生”。

          “中華水塔”守護者在示范——

          “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青海以打造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實踐新高地為統領,一體建設生態安全屏障、綠色發展、國家公園示范省、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生態文明制度創新、山水林田湖草沙冰綜合治理、生物多樣性保護“七個新高地”。國家公園體制機制創新方面取得突破,形成省州縣鄉村五級國家公園管理“大部門制”實體,建成“天空地一體化”監測網絡體系。木里礦區浴火重生,礦區全部礦業權退出,自然資源部近3年累計安排3.1億元專項資金用于地質災害防治。國家林草局2020年以來累計下達青海各類中央資金157.2億元,實施山水林田湖草沙冰一體化保護和系統治理。2022年又投入1200萬元,支持木里礦區生態監測及植被演替進程研究。而今,三江源頭碧波蕩漾,“中華水塔”日益堅固豐沛。

          “未來之城”在示范——

          “未來之城”什么樣?作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的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精髓是堅持生態優先,由耕地、城鎮開發邊界外的集中林地、白洋淀水域等共同構建的藍綠空間占比穩定在70%,再現“林淀環繞的華北水鄉,城綠交融的中國畫卷”。白洋淀實施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系統性生態修復治理,成為維持華北地區生態平衡和保持生物多樣性的生態安全屏障。千年之城,始于千年秀林,新區規劃森林覆蓋率40%,建設森林城市成為提升京津冀區域生態系統的整體性和功能性,促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發力點。

          濕地城市在示范——

          在2022年11月召開的《濕地公約》第十四屆締約方大會上,中國武漢、鹽城、合肥、濟寧、梁平、南昌、盤錦7座城市獲頒“國際濕地城市”證書。目前,全球共有43個“國際濕地城市”,其中中國城市13個,數量排名第一。濕地城市探索處理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辯證法”、濕地保護修復中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方法論”、從綠水青山到金山銀山的“轉化器”,凝結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生物多樣性保護之路——以建設濕地城市撬動經濟社會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讓濕地保護成為高質量發展的關鍵變量、生態產品價值實現的重要場景。

          “最根本的是要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好。”生態治理,道阻且長,行則將至。新征程上,自然資源系統繼續胸懷“國之大者”,忠誠踐行初心使命,就一定能為子孫后代留下美麗家園,為中華民族贏得美好未來。

          堅持做難而正確的事,必有所成。

          堅持生態保護戰略定力,必不負青山不負人。

        首頁 | 集團郵箱

        Copyright ? 中國地圖出版社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30716號-1 網出證京字第02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8235號

        丝袜娇妻美腿被高高举起起

        <address id="xvt7t"></address><listing id="xvt7t"><span id="xvt7t"></span></listing>
        <track id="xvt7t"><strike id="xvt7t"></strike></track>

        <pre id="xvt7t"><track id="xvt7t"><ol id="xvt7t"></ol></track></pre>

        <meter id="xvt7t"></meter>
        <noframes id="xvt7t"><pre id="xvt7t"></pre>

            <listing id="xvt7t"><strike id="xvt7t"></strike></listing>

            <track id="xvt7t"></track>

            <address id="xvt7t"></address>